- 序 -

“2018年对于全球经济来说十分不平凡,这是很多人眼中艰难的一年。全球经济局势景气不足,国际局势扑朔迷离,地缘政治局势复杂、全球去杠杆进程如火如荼、贸易谈判徘徊不前… 2019已经到来,很多2018年我们面临的困难并未解决。我们应该如何适应新的一年?如何在扑朔迷离的经济环境中寻找新的增长和方向?金融界特邀经济学家与您一起探路2019,问道未来!”

嘉宾介绍
本期嘉宾:柯睿思博士

巴林投资学院总监首席环球策略师

主要观点

平衡经济转型影响是中国经济的首要任务

减息是美联储较为艰难的抉择

前所未有的负利率 两难困境困扰欧洲

对于全球经济活动的状态,我们关注两个经济指标:首先,对全球GDP增速的预测,已经呈下跌趋势;其次,铜金比率呈放缓趋势。金融市场一方面注视经济增长,另一方面也在看各央行如何应对。目前全球通胀水平较低,这使各国央行在货币政策的调整上有更多的操作空间。

平衡经济转型影响是中国经济的首要任务

柯睿思博士:作为一名国际投资人士,在我看来,在西方市场包括欧美以及日本市场都比较低迷的情况下,投资者对中国市场抱有更高期望

2018年相对来说是比较艰难的一年,这一年中政府为处理市场上的不良信贷以及应对国际上新的贸易趋势做出不少努力,因此2018年时,工业品出厂价格指数(PPI)及工业利润增长呈现出放缓或下跌的趋势。为应对这样的状况,中国政府当然也采取了很多行动,比如从去年第三季度开始,致力于拉动内需、增加支出,同时进一步放宽货币政策,增强银行的借贷能力,以更好地支持经济活动。正是由于这些努力,今年年初市场显现复苏状态。但是最近数据表明,很多人认为这种反弹并不会持久。

政策对房地产市场的影响在逐步体现。一是居民对房价的预期有所改变,投机性和投资性的购房需求减少,今年上半年商品房销售面积累计增速只有-1.8%。二是开发商资金紧张,在对未来销售预期不强的情况下,不少开发商在调整布局,加快三四线城市已开工项目的竣工,将重心放在部分热点二线城市上。

目前在市场充满不稳定因素的情况下,外界十分关注中国会出台怎样的调节政策。近期中国政府出台了各种支持地方基础设施建设的政策,不过这并非许多投资者所预期的,因此我们也在期待下一步会出台怎样的政策来平衡市场。

通胀是近期热议的话题,由CPI和PPI的走势也可以看出。通胀使利率的调整相对棘手,但我们认为这并非难以解决,也并非中国市场最首要的问题。在资金供应进一步紧缩的预期下,许多投资者的关注点在于较小的区域性银行,因为这体现了银行监管的透明度和稳定性,是重要的观察对象。

中国经济发展目前面临着大规模的转型,在同时处理很多复杂的问题,比如从工业向服务转型、从计划主导转变到市场主导、从出口依赖型的经济转为进一步加大内需型的经济。所以如何平衡这些改革、将这三件事全部都做好,本身就是非常大的挑战,目前来说中国政府做得很好,但下一阶段可能最关键的问题可能还是继续平衡这三项艰巨的任务。

 

减息是美联储较为艰难的抉择

柯睿思博士美联储主要关注的是两个指标:其一是欧洲美元期货。欧洲美元期货从5月以来呈现低迷状态,预示着美联储近期可能有降低利率的动作。最近在数据差的情况下,市场反而向好,这也是因为投资者预期减息。如果我是美联储的话,我不会做出减息的决定,因为整个经济的态势,从数据看来的情况,基本面都是比较好的。但是目前金融市场上振荡的局势会影响企业及消费者信心,所以这个决定做起来还是比较艰难的。

其二是美元与其他货币的走势。美元目前较为强势,这对于企业来说并不是好事。如果金融市场压力指数上升,去年第四季的情况可能重现,所以美联储也在控制货币政策,避免过于紧缩导致金融市场压力指标回升。

目前美国股市强势上升的背后,是以生产力的大幅提升作为支撑,我预测这种提升仍会继续;不过私营部门固定投资走低,企业并没有将赚到的利润重新用于投资,这可能是美国未来几年经济增长的强势阻力。

 

前所未有的负利率 两难困境困扰欧洲

柯睿思博士:欧洲经济基本面目前并不稳定。首先,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PPI)已经跌破50,表明目前制造业增长处于停滞状态。

欧洲市场真正面临的挑战在于利率:通胀预期下跌,投资收益率下降。银行系统中越来越多的债务都进入负收益状态,借贷对经济的支持越来越难。目前已经出现的负利率、负债券收益率问题,规模如此之大,是经济学课本里前所未见的。现在欧洲央行的专家和其他投资专家都在尽力去理解目前的状况。但是可以肯定的是,负利率问题会对银行体系造成巨大的损失,而银行信贷在经济系统里的作用是非常巨大的,甚至是要大于整个资本市场的作用。但调整负利率意味着要提高利率,这对发展也是不利的。所以目前陷入了两难的境地,因此我也非常期待财政政策的发力。

关于负利率政策的对金融市场的调节作用,应当结合不同经济市场的结构,包括银行体系的结构、银行系统里信贷组成的结构去看。如果企业有能力通过另类的方法在资本市场融资,负利率的风险就大幅减少,这情况下负利率可能有帮助;对于欧洲及欧元区国家来说,似乎帮助不大。但我们目前仍没有足够数据去衡量各个经济因素如何反应。

 


更多
往期回顾
318 李奇霖

联讯证券首席经济学家

317 Elizabeth Bogan

普林斯顿大学经济学院教授

316 詹姆斯汉密尔顿

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经济学教授

评论
栏目介绍

《金融街会客厅》是金融界网站打造的访谈栏目,主要访谈对象为与资本市场密切相关的政府官员、经济学家、上市公司高管、资深市场人士等,力求拓展信息,传达价值,感受睿智,折射资本前沿最真实鲜明的映像。

联系方式

金融界网站电话:010-58325388

邮箱:fang.bao@dsn60.com

邮编:100052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宣武门外大街28号富卓大厦A座17层

关注我们
快乐时时彩 秒速时时彩 500万彩票 秒速时时彩 快乐时时彩 极速时时彩 五百万彩票 快乐时时彩 500万彩票 秒速时时彩